南方略咨詢
推薦閱讀
原創思想
行業解讀
專家觀點
案例分享
核心業務
品牌做定位 渠道做模式 組織做保障 互聯網+做創新

聯系人:王先生

聯系電話:023-67765075

手機:18126095627
18623067766

地址:深圳市南山區高新技術產業園區中區M-7B(中鋼)座六層
重慶市江北區觀音橋cosmo成長工廠大廈A座26-12

欠債3000億,“明星校企”方正帝國隕落記

發布者:南方略  發布時間:2019-12-23 16:47:12  作者:  文章來源:

千億規模的方正集團目前陷入債務危機,直接引發大股東變換的不確定性。此時回顧方正集團的過往,可以品味一下因果。

若不是有內賊,方正集團不會被逼到如今這般田地。

北京市海淀區東北旺南路甲29號,全稱叫“上地辦公中心”,這里是海淀區行政服務中心的所在地,旁邊就是上地派出所。

一年半前的2017年12月11日,上地辦公中心二樓,海淀工商局的辦證柜臺前,眾目睽睽之下,發生了一場武斗。

一方是“余麗、馮志丹、李立民、閆飛龍及其雇用人員”;另一方,只有一個人——北大方正集團員工李某。

沒有帶幫手、沒有保安出面制止、沒有圍觀群眾來幫忙,結果沒懸念——方正員工李某手中的所有材料全被對方搶走。李某去隔壁的上地派出所報警,與事無補。

辦事時間、地點、人員被對方掌握得一清二楚,方正集團人都沒多帶兩個。我說,方正沒有內賊,你信不信?

被搶走的,是關系到方正集團半條命的文件。

因為這場搶奪,從2017年12月11日直到如今,方正集團焦頭爛額。而余麗們的命運發生轉變,反客為主。

同學,不好

余麗的前一份工作,是:方正集團董事、執行總裁兼CFO、方正東亞信托董事長、方正集團財務公司董事長、A股上市公司中國高科董事長、香港上市公司北大資源和方正數碼的董事局主席、方正證券董事。

余麗有一個同學叫李友,兩人均畢業于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會計系。

李友的前一份工作是方正集團董事、首席執行官。

李友曾經帶了一波鄭州航院同學入駐方正集團, 2015年初,大家一起失業。

2016年11月25日,大連中級法院宣判方正集團李友窩案:

認定李友犯內幕交易罪、妨礙公務罪和隱匿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報告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7.502億元。

認定余麗犯隱匿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會計報告罪,罰款人民幣15萬元,當庭釋放。

半年后的2017年5月5日,證監會追加處罰:

中國高科信披違法案:余麗被處以30萬元頂格罰款。

方正證券信披違法、關聯交易案:李友被罰30萬元,余麗被罰10萬元。

方正科技信披違法案:李友被罰30萬元;

北大醫藥信披違法案:余麗被罰30萬元。

另外:證監會認定:“李友組織、策劃、領導或者實施了上述多項信息披露違法行為,承擔主要責任,其行為性質特別惡劣,違法情節特別嚴重。”處以李友終身證券市場禁入。余麗10年證券市場禁入。

風吹雞蛋殼,財去人安樂。

李友縱橫證券市場20載,被罰掉的7.502億加60萬,和余麗的85萬,只是幾個人生小目標。他們還有近200個億,在方正集團。

氣動大師

那是一個波瀾壯闊的大時代。

1986年,重慶人李友和河南人余麗從鄭州航院的會計系畢業。他們的運氣很好,畢業前兩年,鄭州航院剛升格為本科,這樣的學歷,在那個年代份屬難得。

李友畢業后一開始是在河南審計廳,余麗在河南省計劃經濟委員會(后來的發改委)。幾年之后,兩人再度交匯到一起。

80年代末的李友,一直有奮起改變命運的決心,在審計廳工作之余,賣過烤串、炒過股,但生活沒有太大改觀。

直至遇上他生命中的第一個貴人和金主——張海。

李友大學畢業時,張海還在讀初中。他沒考上高中,后來另辟一蹊徑,去河南大學讀了一個收費的武術專修班,還是沒拿到畢業證。

但是,弄潮兒的天馬行空,一般人理解不了。

上世紀90年代末,氣功熱就像當今的P2P、區塊鏈一樣席卷神州大地。在武術班進修的張海一不留神進了這個圈子,結識了藏密氣功師王某,并經王某介紹,認識了藏傳佛教大師某活佛。

1992年,張海以某活佛的弟子身份在各地廣開藏密氣功中心,收徒授法。“有毒癮的人喝了藏密瑜伽發了功的信息水后,可以減輕他戒毒的副作用,藏密瑜伽對艾滋病的一些科研項目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應。”

短短幾年,張海有30萬信徒,收取“帶功報告費用”數千萬元。1995年左右的幾千萬,相當于現在的十個億。這種體量的資金,足以在當初剛起步的股市呼風喚雨。

李友未必是張海的信徒,但他是張海最需要的人。張海高中文憑都沒有,只有錢;李友沒有錢,但是有財務技術和資本圈的人脈。

1996年11月,張海與已從河南審計廳離職的李友合作創立了河南心智實業,第二年,又發起成立河南菩提泉農業發展有限公司。

從名稱上看,“心智”、“菩提泉”都帶有張海的氣功、藏密意境。但李友的鄭航系同學馮七評、余麗、冉茂平陸續加入進來。

2000年左右,李友與張海在深圳改組凱地投資公司、收購東方時代公司,進而入主上市公司中國高科,并先后操盤方正科技、銀鴿投資、飛亞達、中科健、深大通、浙江國投,成為資本市場名震一時的“凱地系”。

早年,市場上曾流傳過一份張海的“十虎將”名單,李友和鄭航院同學余麗、方中華、馮七評占了其中四席。

李友,除了在凱地系核心公司任職之外,于2000年擔任中國高科總裁。

余麗在2000年起,擔任河南心智的法人后,又于2001年擔任凱地系控制的上市公司銀鴿投資副總裁。

隨著“凱地系”的資本版圖擴張,原來的金主張海逐漸邊緣化。

魏老師炒股

2001年到2005年,是一輪四年多的大熊市。

沒有股權分置改革,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差,市場成交極不活躍,股價跳水,很多“資本系”無法套現,全靠外部資金拆結和挪用上市公司資金,茍延殘喘,一不留神資金鏈斷裂、身敗名裂,操盤手入獄了事,比如“德隆系”。

“凱地系”別看牛氣哄哄,同樣資金鏈緊崩,暗雷涌動,控制的上市公司營收利潤水平都極有限,李友一直在尋找出路。這時,他遇到了事業上的第二個貴人——魏新。

魏新,河南周口人,比李友大十歲左右,本科畢業于北京鋼鐵學院(后改名北京科技大學),很努力的攻下了北京大學的教育學碩士和管理學博士。1992年起任教北大;后任北京大學教育學院常務副院長。

1999年,長期在北大教育口工作的魏新,突然進入方正集團。

方正集團成立于1992年。有方正激光照排系統的壟斷利潤加持和個人電腦市場春天的到來,方正集團的發展并不比聯想差。

到1999年,方正集團已擁有三家上市公司,A股的方正科技(電腦)和香港的方正控股(電子排版)、方正數碼(電子商務)。

聯想只有柳傳志一個核心,而方正創業以來,一直有兩個核心人物:技術核心王選院士和經營核心張玉峰,集團內部技術派和經營派長期斗得不可開交。

最終兩敗俱傷,漁翁得利。1999年11月,方正集團宣布調整人事,原董事長張玉峰和方正研究院院長王選均從集團董事會離任。北京大學副校長出任集團董事長。魏新作為新董事長的助理,協助處理方正集團事務,并于2001年6月正式成為方正集團副董事長。

1999年到2000年,方正集團在方正科技搞了一系列神經操作。

1998年5月,北大系四家公司舉牌延中實業(600601),共計持有股權5.077%,并改組了董事會(原大股東寶安默許,拱手讓權)、將公司改名為方正科技。

方正集團把正在迅猛增長的PC機、顯示器、服務器、筆記本電腦業務以現金對價注入了方正科技,使得方正科技營收和凈利潤兩年之間增長10倍。

神經的是,北大方面沒有提高股權比例,看到股價暴漲,甚至還減持套現了幾十萬股。1999年底,方正系列公司持有方正科技股份縮水為4.55%;2000年底,縮減為4.36%。

簡單說,2000年底的時候,方正科技營收是26.98億元,凈利潤1.24億元,總資產13.08億元。而總股本1.86億股中,方正集團和關聯公司合計只剩下814萬股,占4.36%。

現金流超高,大股東持股不到5%的金娃娃,足以勾起很多人的想法。

當時方正科技的關鍵人物祝劍秋,跟隨張玉峰一起從經營口起家,做到了方正科技董事長和方正集團副總裁。因為方正的電腦在他手中做到了全國第二、亞太十強,實力派大佬祝劍秋,并不買魏新的賬。

2001年初,北大方面還在搞邊換倉邊減持的神經操作,長虹兩家關聯公司持股方正科技突然達到2.91%,當時有風聲稱,長虹方面正是受祝劍秋引導。

魏新一下子懵了,當了十幾年老師的他,怎么也沒想到資本市場是這樣玩的。長虹再增持下去,方正集團的控制權不保、魏新在方正集團的位置也會受沖擊。

2001年4月,魏新在鄭州的中州賓館遇到了李友,兩人徹夜深談,一拍即合。

2001年5月12日,方正科技被北京裕興、深圳凱地等六家公司聯合舉牌。過了兩天,方正集團提交給方正科技一份增補董事候選人名單,其中有兩個人選:

張海,東方時代董事長;李友,東方時代董事。兩人均為北京方正實業開發有限公司董事。而6家舉牌公司中的深圳凱地,是東方時代控股股東。名單是方正集團給出來的,很明顯,裕興、凱地跟方正集團聯了手。

祝劍秋不服,最終被踢出局。長虹還想硬扛,但馬上公司領導換了人。塵埃落定。

方正集團方面后來陸續增持方正科技,合計持股占到總股本的11.91%,拿穩了控制權。而裕興系6公司舉牌持有的股份逐漸退出。留在方正的,只剩下李友和他的鄭航同學們。

2001年10月,魏新正式出任方正集團董事長。在此前后,李友先進入方正科技任總裁、后進入方正集團擔任首席執行官。

最好的時光

李友進入方正系,是他與張海分道揚飚的開始。

從結果上看,這次分手,等于是張海一個人從凱地系出局,李友帶著凱地系的核心團隊打包加入了方正集團。

方正集團有每年幾十億的現金流,李友帶來了幾個殼。

2001年11月,方正集團入股當初由李友和張海發起的河南心智,后者改名為河南方正信息。河南方正有了資金注入,也買了不少方正科技股票,幫方正集團坐穩大股東。

2002年8月,方正集團宣布入主浙江證券。2001年12月,證監會對浙江國投旗下的浙江證券處以罰款5.03億元,而浙江證券注冊資本只有4.5億元。浙江證券的原大股東浙江國投,是李友和張海的重要合作伙伴。在方正集團的資金和資源加持下,瀕臨倒閉的浙江證券改名為方正證券,破繭成蝶。

中國高科,在2003年從東方時代轉到李友團隊的深圳康隆手中,標志著李友團隊與張海正式分家。此后,中國高科長期與方正科技互相擔保,盡管主營業務起起伏伏,但是資金鏈穩住了。這個殼,一直是李友團隊的保底家當。2011年,深圳康隆將中國高科的股權賣給方正集團,一倒手,賺了幾個億。

離開了李友的張海,如同折去了翅膀的小鳥,馬上開始自由落體。

2002年初,張海以浙江國投某副總為中介,出資3.38億元收購廣東健力寶。張海在此前后還出手華意壓縮和西北化工,他玩的還是2000年以前的坐莊套路,想重新組一個“系”。

兩年之后,張海被人舉報、入獄,原因是:“張海為支付其購買廣東健力寶集團購股款所欠債務,先后侵占健力寶集團資金1.207億元,挪用資金8645萬元。”

這等于說,張海已經沒多少錢了,收購健力寶的錢,大部分都是借的。

張海被關了6年。行賄、立功、減刑、出獄、逃往國外,另是一段魔幻故事。

氣功大師在廣東坐牢的那幾年,李友和余麗在北京風生水起。

2003年前后,資本市場哀鴻一片,但方正集團有錢,那是屬于李友們的最好時代,他們將逆周期并購玩到了極致。 

那幾年方正集團出2億收購浙江證券、出3億收購西南合成、注資6億重組泰陽證券、收購蘇鋼、武漢正信,一路攻城略地。

等到2005年牛市起來,市場流動性充裕,方正證券逐漸扭虧為盈,并在2011年上市、募資百億,整盤棋都活了。

2000年末,方正集團的凈資產是13億元;2001年為15億元;2002年為20億元;2003年末,凈資產達到40億元。

但是,在2002年底20億凈資產的基礎上,2003年中,方正集團搞了一次評估,以2003年3月31日為基準,整個集團凈資產評估價值突然被打到1.5億元。以這個數字為基礎,李友們入股成了方正集團的股東。到年底,方正集團凈資產突然又拉高到40億元。

2004年的那場改制,李友們以方正集團凈資產只有1.5億的評估價為基準,通過一家北京招潤投資管理公司出資4480萬元,拿下方正集團30%股權。此筆股權,在2003年底,對應的凈資產已經是12億元以上。方正集團另外35%的股權,被以暗箱協議轉讓給了李友們的關聯公司,但明面上,長期由北大方面代持。

這個過程中,我說方正集團沒有內賊,你信不信?

翻船

從2001年到2015年,李友團隊與魏新在方正集團穩坐了十四年。

北京招潤公司,雖然是持有方正集團30%股權的股東,但其證照一直放在方正集團,由方正集團保管章程和辦理工商稅務事務。

溫水煮青蛙,沒人想過去改變現狀。

2014年左右,年近50的李友已經在談著準備退休回家抱孫子。

一場震動資本市場的大火拼改變了一切,這背后有個已經逃往美國的關鍵人物,沒法多說。當事雙方均以為勝券在握,沒想到一起雞飛蛋打。

2015年1月5日,李友與魏新、余麗突然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方正集團董事會當天由北大方面派出的團隊接管。

李友們被調查了兩年,但是,招潤公司的證照沒帶走,方正集團沒做任何處理。

兩年后的2016年11月,李友被判罰款7.502億和入獄四年半,旋即因肝癌保外就醫。余麗被罰15萬元的同時,未獲得刑期。

但是,鄭州航院畢業的同學們,已經從方正集團出局了。

李友在生死線上掙扎,剩下的事只能由余麗來出頭。

按《經濟觀察報》最近的報道,直到:“2017年上半年,中央第十三巡視組在巡視北京大學后反饋的巡視意見中就指出:北京大學的“校辦企業涉嫌巨額國有資產流失,方正集團等校辦企業被個別原高管通過各種方式巧取豪奪,侵吞巨額國有資產”。

2017年9月,國家審計署對北京大學出具的審計意見提出:方正集團改制涉嫌審計報告造假和資產低評等問題,要求北京大學應認真自查校辦企業改制和股權轉讓中存在的違反程序、低評凈資產、‘自買自賣’等重大違法違規問題,及時挽回學校損失,切實維護國有利益。

有中央巡視組和國家審計署的定性和催促,方正集團方面又拖了兩個多月,才開始處理招潤的事項。

2017年12月11日,方正集團員工李某,帶著招潤公司的公章、營業執照(正副本)、組織機構代碼證,來到了海淀工商局在上地辦公中心二樓的辦證柜臺。

不知道是不是機緣巧合,余麗已經帶著一撥人在這里等候,剛好,碰到了李某。

簡單粗暴,直接有效。跑去隔壁派出所報案也沒用。

魏新出局,李友出局,余麗出局之后,很明顯,方正集團里依然還有內賊。保管了三年的材料,就這樣回到了余麗們手中。招潤公司的股東權利,又能發揮作用了。

2017年底,方正集團的凈資產是573億元。30%股權,對應的是191億元,這部分的權利歸屬,隨著招潤公司的證照被奪,方正集團心里沒了底。

2018年,方正集團兩次起訴要求拿回證照,一審二審均敗訴。

反過來,余麗們通過招潤公司向方正集團發起三次起訴,要求作為股東的合法權利,至今尚未開庭。

2019年,北京招潤公司的網站上線,首頁上高舉起向方正集團維權的大旗。

作為靠譜的事后諸葛亮,小編知道事情的關鍵勝負點之一,就在于招潤公司的證照。證照被搶,余麗們的股東身份就活了。從被搶時起,方正集團只剩下一條路:起訴要求招潤公司2004年參與的改制無效、廢掉其股東身份。

小編沒想到的是,從2017年初國家機關批判方正改制造假、國有資產遭侵吞、要求追責,到招潤證照被搶,再到2019年北大正式向法院提出改制無效,竟然間隔了長達兩年的時間。

中間方正集團起訴要求拿回證照,不過是磨洋工,敗訴無意外。

吃瓜群眾等得很不耐煩。

遮羞布

最近,方正集團的大股東——北大資產經營有限公司直接向北京第一中院起訴,要求判令北京招潤和李友另外兩家關聯公司成都華鼎、深圳康隆獲得方正集團65%股權的轉讓協議無效,方正集團100%股權應歸還北大資產公司。北京一中院已經立案。

北大資產撕掉了2004年方正改制的遮羞布:

1、改制過程中,魏新、李友、余麗將方正集團2002年底的凈資產由20.69億元,降至8029萬元。

2、股權受讓主體欺上瞞下,成都華鼎、深圳康隆、北京招潤都有問題。

3、魏新、李友、余麗買方正集團股權的錢,是從方正集團套取的。等于拿方正集團自己的錢,買方正集團。

北大資產提出上述訴求和三大理由,自然是迫于國家有關部門壓力、經過謹慎調查得出來的結論。圍繞這些信息,媒體開始對2004年的方正改制進行“再考”。

該怎么判,是法院的事。

但是,小編認為,李友團隊在巨額侵吞國資的嫌疑之外,客觀上說,是對方正集團有貢獻的。其貢獻體現在:

第一、一系列并購,確實收了不少好東西,做大了方正集團的資產。

嗯,想了好久,只想到這一條。

反過來,如果沒有碰到大金主魏新和方正集團,李友們的“凱地系”,很可能像張海一樣,倒在2006年牛市的黎明前。

補記:方正集團如今債務違約,已走到風口浪尖。核心問題歸結到戰略上,前些年方正的資本運作玩得確實漂亮,但操盤方沒有安于實業,導致主營業務迷失、現金流始終不暢,旗下多個上市公司與資產空殼化,最后架子越大、調控時死得越快。當然,多年的內耗也是一個因素。

END

免責聲明:我們尊重原創,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此篇文章文字和圖片均從網絡轉載,版權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告知我們,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刪除,對文中陳述內容和觀點均保持中立,不對其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僅供讀者參考!颈疚馁Y料轉載自公眾號《先機財經》(ID:hsagucn),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系小編刪除。

 

上一篇:成功超越王老吉!中國飲料界的隱形冠軍誕生,一年銷售額達170億
下一篇:真正的營銷高手奧利奧,憑什么解鎖年輕人市場?
客服熱線:181-2609-5627、186-2306-7766

© 南方略咨詢  版權所有  渝ICP備19015592號-1

全國統一服務熱線:18126095627、18623067766  聯系人:王先生
深圳地址:深圳市南山區高新技術產業園區中區M-7B(中鋼)座六層
重慶地址:重慶市江北區觀音橋cosmo成長工廠大廈A座26-12

技術支持:網沃科技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 湖北快3走势图表001 浙江20选5计划 河北十一选五方法 时时彩票平台 好运彩下载 股票大盘行情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 浙江省20选5开奖结果 安徽快三豹子走势图